CECILIE BAHUSEN FW17 WOMEN’S WEAR

我絕對肯定這個品牌屬於北歐的。Cecilid Bahnsen 只有黑白色的設計,性格皮明、簡單、唯美、純潔。很小女生的那種可愛。雖然那些model都沒帶笑容,但從設計上可以感受到這品牌的設計師是十分可愛、親和的人。結果一完場出來,對了,我沒猜錯。

1_CECILIE_BAHNSEN_FW17_WOMENS

2_CECILIE_BAHNSEN_FW17_WOMENS
Read More

GANNI FW17 WOMEN’S WEAR

同樣是來自哥本哈根的Ganni和上次的Henrik Vibskov有點相似卻有大大不同。他們的設計都很簡單,沒有多餘的細節裝飾或層次。但他們的感覺像是Gossip Girl那種,花樣年華、活潑任性的那種女生,很陽光的那種。

1_GANNI_FW17_WOMENS

2_GANNI_FW17_WOMENS
Read More

HENRIK VIBSKOV FW17 MEN’S WEAR

提起哥本哈根你想到什麼?全球最快樂國家丹麥、十大宜居城市哥本哈根。文化、設計、生活都是夢想中的好地方。那他們的Fashion Week你又見識過未?Henrik Vibskov 的設計又陣北歐風,用色很多、簡單的層次、線條簡單,整體感覺都很乾淨俐落。不過模特兒的化妝和頭飾就非常有趣,嘴角兩點讓每個人都很像很奸詐,還有一個彈弓的耳飾。

1_HENRIK_VIBSKOV_FW17

2_HENRIK_VIBSKOV_FW17
Read More

XANDER ZHOU FW17 MEN’S WEAR

衣衫不整的工作服?
你不能怪得這樣想,飛起來的領呔、未扣好的恤衫、不稱身的外套… 我不敢再想像這是怎樣的工作環境哈哈!有件奇怪的,似斗蓬的西裝外套。後面的摺讓外套好像那種「超人斗蓬」。最有趣的是,穿著最整齊的居然是兩套工人服。這算是和現實的一種反諷嗎?

1_XANDER_ZHOU_FW17

2_XANDER_ZHOU_FW17
Read More

SEAN SUEN FW17 MEN’S WEAR

這季的Sean Suen有Boss的味道,不過相對年輕得多。相似的點有麂皮、毛毛領、皮衣等等的設計。但可能因為Boss的剪裁像那種舊英倫感的闊腳西褲,因而便老氣一點。Sean Suen的貼身九分褲、拼Fur細節都讓沉穩普通的那陣Boss風變成Sean Suen風,充滿生氣。將誇張的金色皮結合低調灰色西裝料更是一個很好例子平衡兩個極端的風格。

1_SEAN_SUEN_FW17

2_SEAN_SUEN_FW17
Read More

JUNWEI LIN FW17 MEN’S WEAR

上季覺得Junwei Lin的感覺是小屁孩。但今季小屁孩好似成長了,多了花花公子的感覺。開始會打扮自己的他,今次多了點配飾如珍珠頸鏈那些。金屬色和大地色貫切整個系列,在西裝外加皮帶和那條裙子,也加強了花花公子那種愛玩、不安分的玩味。那下季會不會又是屁孩的另一個人生階段?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nc preset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nc preset
Read More

未來之星/YOUNG MAGE. WINDAUS WISTER

WINDAUS_SG1
相中的模特兒Cheuk Yee正穿著Windaus Wister的設計。/Model Cheuk Yee wears Windaus Wister in all photos.

攝影/Photos : Nick D for Precursorprints.com
翻譯/Translation – Essy Chiu
造型/Stylee : 2 Dirty Guys
髮型/Hair : Jose Chu,
化妝/Makeup : Tiffany Loo,
模特兒/Model : Cheuk Yee

Windaus Wister這個名字很特別。我們於去年的香港春夏時裝週遇上了這位年輕才俊,當時他坐在香港會議展覽中心一個比較隱蔽的角落,差點讓我們錯過碰上這位謙虛的年輕人的機會。他的攤位看起來有點凌亂,一半以上的產品都已賣出,穿上他的設計的人體模型與整個環境氛圍造成極大的對比。他並沒有嘗試冒充簡約派藝術風格,但整個視覺效果卻讓人感覺在觀看IDGAFery的某個展覽,是一個“毫不費功夫” 的佈置。他的設計不單只個性突出,主題亦相當鮮明,獨特同時予人不順著潮流而行的感覺。整體而言非常優秀!Windaus Wister 像是香港時裝週的一道清泉,令我們有「這個年輕人將會有一番作為」,而沒有空手而回的感覺。

<< 中文版本在英文下面。 >>

Windaus Wister it has a nice ring to it. We met the young squire tucked away in a blind spot of the cavernous Hong Kong Convention Center last spring at the HK Fashion Fair. We almost passed the unassuming dude by. His booth looked like it had been picked over and half the merchandise sold! A mannequin with one of his creative designs looked disembodied from the entire display completely. The whole visual gave off a sense you were staring at some kinda showcase of IDGAFery, opposed to come check my wares. It was quite the ‘no effort’ presentation. It made no attempt to masquerade as minimalism, it just was. It was enough though. The 5 or six garments, not total looks ya hear, where brilliant. Their personality stood out just hanging on racks! The ideas were sharp, unique and against trend. Windaus Wister saved that fashion week for us. Instead of walking out empty handed, we came away with as sense that damn, this kid could do it BIG.

WINDAUS_SG2

SPITGAN – Who is Windaus Wister?
WINDAUS WISTER – Lol. Wind is my Chinese name. I wanted to have an English name so I would check the dictionary. In fact Windaus and Wister are two seperate names but when I mixed them together it looked like, sounded like, the IT brand Windows Vista! When I said the name it sounded quite interesting and then I put it together.

SG – Yeah. Its a very interesting name. It sounds like a name of magic.
WW – I met a German guy before and he asked me if I was German.

SG – What do you want Windaus?
WW – I want my lover, and my business.

SG – What do women want Windaus?
WW – All women want to have a rich husband. No need to work.

Read More

變髮/A BON SANTÉ, CHARLIE LE MINDU.

LEMINDU_2685FIN
LEMINDU_2575FIN

特別鳴謝Lucas Luraka安排是次訪問。/Special thanks to Lucas Luraka for the arrangement.
攝影/Photos – Nick D for precursorprints.com
翻譯/Translation – Jin Tao

來自法國的「壞孩子 (L’enfant terrible)」 Charlie Le Mindu是一位髮型師更是時裝設計師,但他的「時裝」與「髮藝」可是非一般的,他以頭髮替取代布料做時裝,又將時裝概念放在頭上生花,極具前瞻性的創意,令他成為當今獨一無二的設計師 / 髮型師,並得到樂壇重量級人馬如Lady Gaga、Lana del Rey的青睬。不論是充滿雕塑感的、極具概念性的,還是像擁有魔法的反地心吸力的「髮衣」,都展現了這位壞孩子驚人的創意。不得不提的是,他還是一位DJ!早前他受到Premium Sofa Club的Lucas邀請來港打碟,Spitgan識英雄重英雄,與他做了一個充滿趣味的訪問。

Charlie Le Mindu. L’enfant terrible? He of hair creations as fashion pieces… sculptural, conceptual, and gravity defying looks; florescent jellyfish visions…some of Lady Gaga’s most iconic looks. Well home slice popped into our stomping grounds not long ago to play some records along with his partner, artist Stephane Delgado. Seems they have a thing with our boy, Lucas Luraka from back back so we were able to hook it up for this off the cuff conversation that was everything we hoped for and more! SPITGAN!

SPITGAN : 你認為史上最好看的關於頭髮的電影是哪部?
Charlie Le Mindu : 我喜歡John Waters 的“Female Trouble”,還有“Hairspray”,是之前拍的更經典的那部。因為我比較熱衷於假髮,所以對打理得很漂亮的頭髮不是很感興趣,看起來頹廢的頭髮特別能吸引我。我說的電影是就我個人口味而言,如果是電影本身的話我比較喜歡“Mommy Dearest”。說的是一個瘋狂富婆的生活,當然她的頭髮也是很好看的。

SG : 在工作中那些頭髮的特質特別能吸引你?
CLM : 俄羅斯人,哈哈。我用頭髮還有假髮片做衣服和飾品,有個朋友每年會給我提供約120千克人髪。我只用俄羅斯人的頭髮,雖然我也喜歡中國人及印度人的頭髮,但它們實在太黑了,不適合我的工作需要。巴西人的還不錯,但髮質又太硬。所以,我只用俄羅斯人的。雖然要買的話很貴,但我不用付錢!俄羅斯人的髮質很有韌性,比較接近中國或西伯利亞人髮。區別是俄羅斯的人髮要輕得多,如果你想把它染成金色,基本上就不需要花太多功夫,而中國人髪基本都是黑色或深褐色,要染成金色還得先漂染就比較麻煩。

SG : 有點意思,我記得我小時候想把頭髮染成白色,他們都說不可能,因為跟亞洲人髮色完全相反。
CLM : 其實我通常是金髮,然後會染成別的顏色。

SG : 我看到你本人的照片頭髮顏色幾乎都很深,還真是跟大部分人背道而馳。
CLM : 是的,都是深色。英國人稱之為老鼠金。

SG : 據我所知,在某些方面你是一個傳統主義者。怎樣才能成為一位優秀的髮型師呢?
CLM : 我覺得最重要的是…比如說,我所有助理都是日本人,因為他們懂得許多技巧。我有很多日本、意大利及法國助理,我不怎麼用英國助理。我認為,國籍對我來說非常重要,因為這關乎文化。例如(日本),他們在時尚文化方面的東西真的做得很好,還有他們的技巧,總有一些很吸引人的東西。而法國人也有很不錯的技術,但就比較缺少現代氣息。法國的時尚是…美麗的,但法國沒有什麼特別現代的東西。

SG : 我大概能了解你的意思,我去巴黎看時裝秀也感覺到,亞洲在這領域迅速崛起,但我喜歡巴黎各種經典丶源遠流長的文化…
CLM : 是的,沒錯,倫敦也有著強大的能量氣場。我總是說,巴黎就像一座巨大的博物館,但它不是一座當代博物館,而是被放大的羅浮宮,無處不在。

SG : 我能體會…
CLM : 人也沒有那種現代氣息。

SG : 令我震驚的是夜店居然都集中在香榭麗舍大道,那可是旅遊景點啊…
CLM : 我在巴黎不經常出去(夜生活)…

SG : 一個人的特質,是否影響你的發揮空間,比如哪些可以做哪些不能做?
CLM : 是的……你懂的,比如說我的客戶,我和很多明星合作過。和Lady Gaga合作的時候,我會問她欣賞哪些明星,喜歡聽什麼樣的音樂丶那類型的電影,然後我總結出她的喜好來為她造型,所以說,個人屬性是相當重要的。就跟穿衣服一樣,即便你身上穿著最華麗的McQueen的禮服,但如果你不覺得它好看,你穿上只會顯得醜陋。髮型也是同一回事,基本的理念是相同的,當然也要配合客戶的臉型。

SG : 你覺得名人客戶會讓你在他們身上自由發揮創造還是…
CLM : 這要看情況,因為名人背後往往有一支很龐大的團隊,有化妝師丶時尚造型師等,所以這是一個團隊的合作。當然也包括公關…(大笑)。

SG : 所以這種合作是非常商業化的?
CLM : 是的,比如說Lady Gaga,她就比較隨意。我幾乎可以在她身上隨便自由發揮。但是,我和Lena del Rey合作的時候,幾乎都保持一致的造型…因為我跟她合作也比較久了,所以我可以這樣說出來

LEMINDU_2793FIN
LEMINDU_2747FIN

SG : 亞洲人的頭髮有什麼優點以及缺點呢?
CLM : 亞洲人的髮質非常棒,摸上去非常堅韌,所以女性的髮型很容易讓我造型,但男性的頭髮…就取決於客戶的國籍了。亞洲的頭型其實挺不一樣的,男性的頭髮比較困難,因為太硬總是豎起來,你懂的,女性的就相對容易多了。

SG : 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有讓頭髮像時裝般穿戴的想法?
CLM : 在我於柏林工作的那段時期,當時為一位叫Peaches的歌手工作。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