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WEI LIN SS17 MEN’S WEAR

小屁孩!由Junwei Lin的Lookbook造型,我得出了這個總結。這並非在批評她的設計,我更想指出「小屁孩」並不是如此負面的一個形象。在時尚圈子中我認識不少這類型的人,他們很直接、忠於自己、有自己一套的生活和追求。他們勇於嘗試,有強勁的親和力,透過溝通暗地讓自己更加進步。他們表面看起來雜亂無章,但實際上有着堅穩的知識背景和想法。而這一個性格特質,我正好在Junwei Lin的系列上也找得到。林君葦的作品看似瘋狂又古怪,但實際上這系列的男裝用上不少傳統男裝板型和布料,例如幼間西裝布和格仔西裝布。又例如傳統的西裝版型直接剪開了一半變成背心上衣。她將傳統的男裝分解得支離破碎,卻成功建造出無規限、忠於自己的系列,讓傳統的男裝工藝不再那麼沉悶。
其實,要當個小屁孩並不容易。你要了解自己,然後夠膽面對自己、忠於自己。假如世界多一些這樣的人,也許會更加有趣!

攝影 Photo From / Courtesy of Junwei Lin
1
Read More

SHUSHU/TONG SS17 WOMEN’S WEAR

要數近季大熱的時裝,Ruffles、蝴蝶結、厚底鞋這鐵三角肯定不會有人反對吧!由IT走到Lane Crawford定會見到各式各種演繹方法的鐵三角。我想主要有三大原因吧,其一,增加女性感。其二,修飾身材缺點。其三,易於配搭。假如將來你能發現到另一個設計風格符合這三大原因,即使你的品牌不是國際知名,你也肯定能夠賺過盤滿缽滿。
有天我在亂逛online store的時候,在10th shop發現了ShuShu/Tong。這是一個上海的品牌,設計上有不少褶邊原素。最簡單的純色連身裙加荷葉邊點綴不在話下,我最欣賞的是利用粉紅、粉藍兩個顏色的碎花布料拼接而成的作品。坦白講,如果我自己在布棚看到這款布料,我絕對不會有興趣,因為這種碎花給我的感覺就像「上海婆」愛穿的睡衣一樣,和時尚拉不上關係。但當這兩個布料拼接,變成一件短身圓形上衣,不單沒有了我所說的睡衣感。而且還多了一份簡單的時尚感。重點是,別以為那麼多花又圓形剪裁就很難配搭!假如你配的是貼身裙,那造型就更嫵媚動人;假如你配的是牛仔褲,那造型便會清純活潑!你決定好未?

攝影 Photo From / Courtesy of ShuShu/Tong
1
Read More

米靚酒純/SWEET RICE. FUKUSHIMA

FUKASHIMA_SG1_Suehiro_s_Kaei_Brewery
Suehiro Kaei酒廠。/Suehiro’s Kaei Brewery

攝影及撰文 (英文)/Photographs and English : Johannes Pong
翻譯/Translation : Derek Leung

某天告訴朋友即將去參觀福島的傳統清酒釀造廠,回應竟然都是震驚與憂慮,然後更開玩笑說我會長出第三隻眼睛和增生一些手腳,並建議我穿鉛質內衣保護自己…

福島地震、海嘯和第一核電廠事故發生以後,實在傳聞誤報謊言滿天飛,唯恐天下不亂。可是,輻射其實是很容易通過科學方法檢測出來,所以是無法掩飾或誇大其詞的。

後來在iPhone下載了Lapka輻射偵測程式,並從有輕微強迫症的居港法國朋友借來別緻的Lapka PEM設備準備一併使用。最近被Airbnb收購的Lapka是一個可連接到智能手機的細小環境監測器,其精確的傳感器會對世上肉眼看不到的離子和分子有所感應,當中一個程式就是可以測量和分析緊貼我們周遭環境的基本輻射水平。因為我那朋友認為第一核電站的災難會令整個亞洲瀰漫致命的輻射,所以他買下那小器具以作傍身之用實在無可厚非。

就是這樣,我出發日本前,便在港到處測試Lapka設備的功能。令人相當沮喪的是文華東方酒店地庫酒吧的基本輻射水平比首都東京還要高,而順便一提的是東京的輻射水平竟又較福島高。

到達福島時,Lapka證實我身旁四周都沒有放射性物質。當然,核燃料棒正在溶解的第一核電廠附近範圍是個例外:沿海地區確實有待從遽變中復甦過來,而有關的漁業亦暫告中止。說實在,福島土地遼闊,當中三個地質區域各有不同,而氣候、文化和語言亦有天壤之別。

我探測到在福島縣內最大的城市郡山市,會津若松鎮和喜多方地區農場的背景輻射程度只有0.17,持續較香港地區的0.20-0.21為低。說實話,香港、上海和東京這樣的大都會全因花崗岩和混凝土建築物太多而令輻射聚結不散,含量較福島郊區還多實在不足為奇。

會津若松連接喜多方的地區就是那肥沃的水稻盤地。海邊的重災區與會津若松連接喜多方地區被郡山山區隔住,距離仿如東京遠離富士山一樣。那福島會津若松的人可吃刺身嗎?傳統會津若松那兒從不多吃魚生或海鮮,與近畿京都的習慣相似。會津若松當地的刺身反而是生馬肉伴辛口味噌,或者像京都同樣吃一種軟軟的腐竹腐皮,即素食版「湯葉」。有些菜式會用上干貝帶出鮮味,與廣東的粵菜不遑多讓。

某晚坐新幹線上行前,查問了東京外國記者俱樂部的數位新聞記者,曾到過福島的都對該縣讚不絕口。然而很多時候,有關福島的資訊發布都牽涉政治問題,這與其他任何小鎮沒有異樣。

FUKUSHIMA_SG3_Prepping_the_sake_rice_at_Daishichi_Brewery
在Daishichi酒廠準備著做清酒的米。/Prepping the sake rice at Daishichi Brewery

參觀的第一家釀酒廠是位於福島田村市 (名雖為市卻更像村落—巴士服務只到晚上6點) 的仁井田本家,成立於1711年,由品牌的第十八代傳人仁井田穩彦釀酒大師主理。他和22名員工負責種植和收割水稻,以及整個清酒製作過程,並對自己的手工清酒製作非常自豪。

Read More

幹將/GO GETTERS : TIANMO (LULU) ZHU

LULUZHU_SG1
Overalls – Richard Malone from Joyce Boutique, Sunglasses – Le Specs from Liger Store

攝影/Photos : Nick D for Precursorprints.com
造型/Stylee : 2 Dirty Guys
翻譯/Translation – Jose Chu

SPITGAN : 你可以向我們介紹一下自已嗎?
LULU ZHU : 你好!我是朱湉默(Lulu),今年29歲。我是個中國人,住在上海。

SG : 你的工作是什麼?
LZ : 我是一個在健身行業中的自由工作者吧!我是個健美運動員,也是個專業的健身教練。我亦有為其他健身教練授課及舉辦一些相關的研討會。當然做健美模特兒也是其中一部份吧!有時我會以健美行業中的「KOL」身份出席一些活動。我也有從澳洲引入不同的健美比賽然後轉售中國。總言之,我希望盡量用最少的功夫,做到最多能賺錢的事吧。

<< Chinese continued after English below >>

SPITGAN : Name / Age / Current City / Nationality?
TIANMO ZHU : My name is Tianmo (Lulu) Zhu. I am 29, living in Shanghai, and of Chinese nationality.

SG : What do you do?
TZ : I am currently freelancing in the fitness industry. I compete as a fitness bikini athlete. I’m a certified personal trainer with 2 clients. I also give classes to other trainers, and organize fitness related seminars. Being a fitness model is also a part of it. Sometimes I attend events as a ‘fitness KOL’. I’m also running a bikini business, where I import competition bikinis from Australia and sell to China. In a word, I do whatever that makes money, and trying to make it with minimum effort.

SG : How did you discover competitive body building?
TZ : Many of my friends were competing already before I started it, so body building to me is nothing new. But I never liked the concept of ‘being judged’. I still don’t like it, but now I’m learning to deal with it.

SG : When did you start training yourself? What interested you about it?
TZ : When I started to go to the gym it was about 4 years ago. I was simply looking for somewhere to cope with the stress and empty feeling from my office life, in a healthy way. I benefited a lot from that decision. Training for competitions started last year, 3 months before my first completion. It was not until then I discovered that working out for fun and training for competitions are 2 totally different things.

Read More

每日一瞥/PHOTO OF THE DAY. SCOTT TURNER

SCOTT_TURNER13_SHANGHAI

Title – ‘Shanghai 4′
Photographer – Scott Turner (www.scotturnerphoto.com)

每日一瞥/PHOTO OF THE DAY. SCOTT TURNER

SCOTT_TURNER11_SHANGHAI

Title – ‘Shanghai 3′
Photographer – Scott Turner (www.scotturnerphoto.com)

每日一瞥/PHOTO OF THE DAY. SCOTT TURNER

SCOTT_TURNER9_SHANGHAI

Title – ‘Shanghai 2′
Photographer – Scott Turner (www.scotturnerphoto.com)

變髮/A BON SANTÉ, CHARLIE LE MINDU.

LEMINDU_2685FIN
LEMINDU_2575FIN

特別鳴謝Lucas Luraka安排是次訪問。/Special thanks to Lucas Luraka for the arrangement.
攝影/Photos – Nick D for precursorprints.com
翻譯/Translation – Jin Tao

來自法國的「壞孩子 (L’enfant terrible)」 Charlie Le Mindu是一位髮型師更是時裝設計師,但他的「時裝」與「髮藝」可是非一般的,他以頭髮替取代布料做時裝,又將時裝概念放在頭上生花,極具前瞻性的創意,令他成為當今獨一無二的設計師 / 髮型師,並得到樂壇重量級人馬如Lady Gaga、Lana del Rey的青睬。不論是充滿雕塑感的、極具概念性的,還是像擁有魔法的反地心吸力的「髮衣」,都展現了這位壞孩子驚人的創意。不得不提的是,他還是一位DJ!早前他受到Premium Sofa Club的Lucas邀請來港打碟,Spitgan識英雄重英雄,與他做了一個充滿趣味的訪問。

Charlie Le Mindu. L’enfant terrible? He of hair creations as fashion pieces… sculptural, conceptual, and gravity defying looks; florescent jellyfish visions…some of Lady Gaga’s most iconic looks. Well home slice popped into our stomping grounds not long ago to play some records along with his partner, artist Stephane Delgado. Seems they have a thing with our boy, Lucas Luraka from back back so we were able to hook it up for this off the cuff conversation that was everything we hoped for and more! SPITGAN!

SPITGAN : 你認為史上最好看的關於頭髮的電影是哪部?
Charlie Le Mindu : 我喜歡John Waters 的“Female Trouble”,還有“Hairspray”,是之前拍的更經典的那部。因為我比較熱衷於假髮,所以對打理得很漂亮的頭髮不是很感興趣,看起來頹廢的頭髮特別能吸引我。我說的電影是就我個人口味而言,如果是電影本身的話我比較喜歡“Mommy Dearest”。說的是一個瘋狂富婆的生活,當然她的頭髮也是很好看的。

SG : 在工作中那些頭髮的特質特別能吸引你?
CLM : 俄羅斯人,哈哈。我用頭髮還有假髮片做衣服和飾品,有個朋友每年會給我提供約120千克人髪。我只用俄羅斯人的頭髮,雖然我也喜歡中國人及印度人的頭髮,但它們實在太黑了,不適合我的工作需要。巴西人的還不錯,但髮質又太硬。所以,我只用俄羅斯人的。雖然要買的話很貴,但我不用付錢!俄羅斯人的髮質很有韌性,比較接近中國或西伯利亞人髮。區別是俄羅斯的人髮要輕得多,如果你想把它染成金色,基本上就不需要花太多功夫,而中國人髪基本都是黑色或深褐色,要染成金色還得先漂染就比較麻煩。

SG : 有點意思,我記得我小時候想把頭髮染成白色,他們都說不可能,因為跟亞洲人髮色完全相反。
CLM : 其實我通常是金髮,然後會染成別的顏色。

SG : 我看到你本人的照片頭髮顏色幾乎都很深,還真是跟大部分人背道而馳。
CLM : 是的,都是深色。英國人稱之為老鼠金。

SG : 據我所知,在某些方面你是一個傳統主義者。怎樣才能成為一位優秀的髮型師呢?
CLM : 我覺得最重要的是…比如說,我所有助理都是日本人,因為他們懂得許多技巧。我有很多日本、意大利及法國助理,我不怎麼用英國助理。我認為,國籍對我來說非常重要,因為這關乎文化。例如(日本),他們在時尚文化方面的東西真的做得很好,還有他們的技巧,總有一些很吸引人的東西。而法國人也有很不錯的技術,但就比較缺少現代氣息。法國的時尚是…美麗的,但法國沒有什麼特別現代的東西。

SG : 我大概能了解你的意思,我去巴黎看時裝秀也感覺到,亞洲在這領域迅速崛起,但我喜歡巴黎各種經典丶源遠流長的文化…
CLM : 是的,沒錯,倫敦也有著強大的能量氣場。我總是說,巴黎就像一座巨大的博物館,但它不是一座當代博物館,而是被放大的羅浮宮,無處不在。

SG : 我能體會…
CLM : 人也沒有那種現代氣息。

SG : 令我震驚的是夜店居然都集中在香榭麗舍大道,那可是旅遊景點啊…
CLM : 我在巴黎不經常出去(夜生活)…

SG : 一個人的特質,是否影響你的發揮空間,比如哪些可以做哪些不能做?
CLM : 是的……你懂的,比如說我的客戶,我和很多明星合作過。和Lady Gaga合作的時候,我會問她欣賞哪些明星,喜歡聽什麼樣的音樂丶那類型的電影,然後我總結出她的喜好來為她造型,所以說,個人屬性是相當重要的。就跟穿衣服一樣,即便你身上穿著最華麗的McQueen的禮服,但如果你不覺得它好看,你穿上只會顯得醜陋。髮型也是同一回事,基本的理念是相同的,當然也要配合客戶的臉型。

SG : 你覺得名人客戶會讓你在他們身上自由發揮創造還是…
CLM : 這要看情況,因為名人背後往往有一支很龐大的團隊,有化妝師丶時尚造型師等,所以這是一個團隊的合作。當然也包括公關…(大笑)。

SG : 所以這種合作是非常商業化的?
CLM : 是的,比如說Lady Gaga,她就比較隨意。我幾乎可以在她身上隨便自由發揮。但是,我和Lena del Rey合作的時候,幾乎都保持一致的造型…因為我跟她合作也比較久了,所以我可以這樣說出來

LEMINDU_2793FIN
LEMINDU_2747FIN

SG : 亞洲人的頭髮有什麼優點以及缺點呢?
CLM : 亞洲人的髮質非常棒,摸上去非常堅韌,所以女性的髮型很容易讓我造型,但男性的頭髮…就取決於客戶的國籍了。亞洲的頭型其實挺不一樣的,男性的頭髮比較困難,因為太硬總是豎起來,你懂的,女性的就相對容易多了。

SG : 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有讓頭髮像時裝般穿戴的想法?
CLM : 在我於柏林工作的那段時期,當時為一位叫Peaches的歌手工作。

Read More